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老师上课时就能看到像小山似的豆子堆成了土包

 
  二月二,龙抬头
  
  又是一年二月二。
  
  早上还没有起床,高中好友就发出一条微信:每逢佳节倍思亲,又到了二月二,又到了吃料豆的日子,或许父母年纪大了不炒料豆了,也或许面前没有眼巴巴盼着吃豆的孩子,父母没有炒料豆的心情了。
  
  中午小憩,加了老乡涛哥的QQ,聊了几句话,涛哥说回聊,因为轮到他理发了。刚刚又接到老家电话,说是给小儿子剪了头。呵呵,真真应了同学群里发的祝福诗的景了:二月二,龙抬头,家家户户吃料豆,好运今年起好头;二月二,剃剃头,剃掉烦恼和忧愁,欢乐幸福好兆头;二月二,抬抬头,好事双双牵你走,前途光明有奔头!
  
  说起来料豆,不在中原地区生活过的人可能不知道,它的名字看似挺响亮大气,其实就是田里种的黄豆,在大锅里用河沿上的沙土掺着炒制而成的,土灶里把柴火烧的旺旺的,上面用铲子不停的翻,不大会儿料豆就出锅了。刚出锅的料豆还不够嘎崩脆,要等到凉透了,那才叫真的又香又脆,扔一个到嘴里,那个香,那个响,别提多好吃了。
  
  记得小时候,二月二头一天,早早的放了学,小伙伴相约拿着袋子,欢快的像刚出笼子的小鸟,奔向村南头的河沿上,捡最向阳的地方,把上面的荒草扒开,细细的沙土便显露出来,用小手试一下沙子的质地,如果是白白的,细细的,像水一样从指缝里流下来的,便是上好的沙土了,孩子们便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欢呼着,蜂拥而来,你一铲,我一铲,装满满的一袋子,跌跌撞撞的背在肩头,开开心心地撒了欢似得往家跑,好像谁跑的慢了,家里的大人就不给炒了似的。
  
  二月二那天,小孩子们早早起了床,兜里揣满两兜料豆,书包里也装了不少,来不及吃早饭,急匆匆的往学校跑。那天的孩子们都上学特别积极,到校也特别早,为的是把自家炒的料豆炫耀似的放在老师的讲台上,分成一堆堆的。那天的老师特别慈祥,扔一颗料豆在嘴里,香香的砸吧砸吧嘴,便开始了上课。要是老师无意间吃到自家的料豆,再夸赞几句,那真比吃了蜜一样还甜,得意极了。课堂上,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也用扔豆子代替了,扔到哪儿,哪儿答。扔在地上的,便一通哄抢,整个教室充满了开心的笑声,你若是在操场上,便能听到笑声此起彼伏,这个教室笑完,那个教室接着笑。
  
  最开心的是课间,小伙伴们敞开怀,比赛吃料豆。料豆被高高的抛在空中,嘴巴跟着料豆的方向去接,接到了,咬一下,听着嘎崩脆的响声自豪的吃;比输的,满地找,那时候的豆子还比较金贵,没有人舍得丢下一个,找到了,开心的不得了,直接放到嘴里,也嘎崩一下,吃的那叫一个香。在那时孩子们的心里,比赛赢得都特别牛,因为他可以理所应当的分享其他伙伴们不同口味的料豆,把肚儿吃的滚圆,省了中午的午饭。
  
  二月二的那天,满街满巷都充斥着料豆的香,大人们都把揣在兜里的豆相互交换,品评着谁家的豆炒的好,谁家的豆长得大,商量着换个豆种,开春种下,期盼秋天有个好收成。
  
  那是二三十年前的二月二了,再回头,捡起儿时的回忆,已经只能记起这些了。现在的二月二,大家即便吃的家常饭,也不会嘴尝想吃料豆了。生活物质的富足,让人们少了对料豆的期盼,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河沿上挑沙土,烧大锅,灰尘满面的炒了,想吃的,店里买点各式各样的豆子、花生,应应景,纪念一下,如此而已。
  
  但,我还是怀念儿时的料豆,那时炒料豆的灰头土脸,那时吃到嘴里的香,那时学校里的笑声,永远的记在心间,每每二月二,都想了又想,馋了又馋。
  
  
 
第81章 默认分章[81]


下一篇:经常和什么人在一起实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