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秋之于我的生活,是久久不能走出的创伤

 
  秋之伤
  
  秋之于我,是悲伤的,这伤,无法痊愈,也无从痊愈。
  秋之于我的生活,是久久不能走出的创伤
  每每到了秋天,到了中秋前夕,到了田间地头呈现出丰收景象的时候,我的心,便坠入谷底。从秋到冬,这种从心底发出的悲伤会漫延小半个年头,久久不能散去。
  
  清晰的记得05年的中秋前夕,家里冷不丁的来了一通电话,说娘生病了,老是晕,让我回去一趟,说得很是着急。当时的我就懵了,好好的,怎么病了呢?在不久前的暑假,我还专程回去小住了一下,娘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啊!怀揣着疑惑,我匆匆忙忙的返程,刚下汽车,前来接我们的二姐带来了晴天霹雳的消息,原来是爸得了病,并且是最不被看好的病,当时的我,不是懵了,而是傻了,呆呆的坐在那里好久,起也起不来.怎么可能的,我一向勤快善良的老爸身体虽然不是太棒,也不可能得了这种要命的病吧?
  
  老家的秋,大杨树的叶子已经黄了,秋风吹来,哗哗作响,透骨的凉意席卷大地。.无情的现实告诉我,爸确实病了。一向没什么主意的娘更加没了主意,摸索着筐里的蒜头掰了又掰。而我,在家里排行最小,更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,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工作没有多久,还没来得及弄懂人间世事无常,怎么会接受这样的事情呢?忍着泪,劝着娘,说着言不由衷的话。没有停留,恍惚着,奔向医院。迎接我的,是爸,身体依旧的笔挺,虽然瘦,但精神很好。看到我们,高兴之余,一通埋怨:一点小毛病,你娘还告诉你们,工作忙,瞎折腾...... 回回头,我的泪,肆意奔流!
  
  如果说,生病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但事实,我还是心有丝丝希望。从得到消息到步入医院的大门,一直心心念念着:现在医学那么发达,很多人看过后都能康复如常,乐于助人一辈子的父亲肯定能闯过这一关!然而,医生的话,却实实在在的把抱有一丝希望的我打入万丈深渊,“已经到了晚期,没有手术的必要,保守治疗吧,该哪里玩玩哪里玩玩,想吃点啥就吃点啥”。那时那刻,我彻底绝望了,怎么可能呢?人家谁谁家得了,看好了,人家谁谁家得了,也做过手术正在恢复中了。怎么到了我家,手术都没机会做了呢?不可能的,肯定不可能的,不愿意接受现实的我们姐仨疯了般的找了医生一次又一次,每一次都是绝望,再绝望!
  
 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,已经是深秋了,从窗户往外看,满田野的棉花笑开了花,雪白雪白的;河沿上的山楂树,挂满了果实,一撮撮的,挨挨挤挤,通红通红的;整齐的玉米地里,饱满的玉米棒子挣破衣服,探着头,黄澄澄的。而我,看着如此丰收景象,却感觉倍感讽刺,整个世界似乎把我遗弃了,整个身体如同掉进冰窟窿里,世间的一切美好都与我无关了,再好的风景都深深地刺激着我的神经,从眼到心,反差如此之大,令人痛彻心扉。坐在旁边的父亲,指着窗外的景色,说道: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!回过头,我顿时泪崩!面朝黄土背朝天劳动一辈子的父亲,看到秋天的收获,依然是兴奋的。记得几个月前和父亲一同在田里干活,我问过这样的话:一天天的在地里干活,烦不烦?父亲一如往常,慢生细语: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的过的,你不要看看一天天的反复,其实每天都有变化,等到了秋天,田里地里收获了,就不烦了,庄稼人吗,不就熬个秋天吗?
  
  是的,庄稼人,就是熬个秋!而我的父亲,在秋天里看到了丰收,喜悦着,憧憬着,与病魔抗争着,熬过了秋天,却终究没能熬过冬天!在遭受了一次次化疗后,不吭不响,疼痛自忍,顽强坚定,对生活依然充满希望!然而生命无常,在他仅有的56个春秋里,在他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中,生命走至尽头。作为女儿的我,无力回天,最终没能祈祷出现奇迹!在那个阴雨寒冷的冬天里,在那次尚且清醒对话中,父亲说:妮,还得出去看看,还得好好,不能老是这样啊!听闻此言,我无语泪长流!亲爱的父亲,直到生命的最终,你也没有放弃对生的执着,而不孝顺的女儿,最终只能抱憾终生,无法拉住你不愿意走的手,也没有依你嘱咐,再出去看看。原谅我吧,父亲!当时的女儿尚小,还不知道要坚持不放弃,只知道哭泣的女儿,手足异常无措,更没有什么主意!时至今日,事隔多年,这种无助又无法弥补的痛烙在心间,折磨着我,撕咬着我。事到如今,最最令女儿愧疚的是:为什么不多跑几家医院,为什么不在父亲尚能动弹的时候来上海看看?出去看看,是他老人家一直未了的心愿,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的父亲最终没能走到女儿工作的地方,没能走到他心心念念的上海,没能走到女儿的身边。
  
  自此,秋,之于我,是抹不去的伤!  
  
  


下一篇:姨姥姥慈祥的面庞总是能让我开心许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