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姨姥姥慈祥的面庞总是能让我开心许久

 姨姥姥
  
  姨姥姥走了,终年89岁,乍闻,阵阵心酸。
  姨姥姥慈祥的面庞总是能让我开心许久
  强忍着没敢给娘提起这个事,怕娘伤心。娘年幼丧母,是姨姥姥充当了母亲的角色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给了娘慈母般的爱。
  
  姨姥姥一生育有五女一男,勤劳节俭,慈爱善良,本本份份,辛辛苦苦把六个孩子养大成人,再把一个个女儿嫁出去,把唯一的儿媳娶进门。与姨姥爷相敬如宾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踮着七寸金莲忙碌了一辈子,在这个暮春初夏的季节去了,应该去的安然吧?
  
  记得小时候,我特别羡慕别家的孩子都有姥姥,别人家的姥姥经常来自己家,缝衣做饭,扫地洒院,对待外孙,外孙女那个疼爱。看着邻居家同伴天天姥姥姥姥的叫的那个亲,眼馋的我眼泪汪汪,跑回家问娘要姥姥。当时的自己还小,不知道这种问题令娘更加的伤心难过,每每这时,娘就把自己搂在怀里,指着地排车说:“三妮不哭,改天娘带你去姨姥姥家赶集,到时候让姨姥姥疼疼你,给你熬羊汤喝!”听到娘的话,我往往破涕而笑,开心着扳着手指数着赶集的那天。
  
  记忆深处,每当去姨姥姥家的日子,我们姐仨就特别开心,姨姥姥做的羊肉汤面条每次都让我吃得肚子溜圆。最有趣的是姨姥爷,喂我吃面条时那个急,生怕我吃不饱似的,总是不等我下咽,就挑一筷子塞我嘴里,吃得我满头大汗,乐得他山羊胡子翘上天。每当从姨姥姥家回来,我第一时间都会去小伙伴家炫耀,我也有姥姥,我去我姥姥家了,吃羊肉面了!不知道为什么,幼年的自己,总是刻意回避姥姥前面加个姨这个字眼,或许还是期盼有自己的姥姥,而非姨姥姥吧,尽管姨姥姥如姥姥般一样的对我们疼爱,尽管在姨姥姥心里,我们姐仨和她众多的外孙外孙女一样,没有什么远近区别,但在幼小的心灵里,还是真心希望姨姥姥就是自己的姥姥,或许,这缘于姨姥姥无私般的疼爱吧。
  
  在娘的心里,姨姥姥虽是姨娘却胜似亲娘。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,那个全国上下忍饥挨饿的岁月里,刚刚八九岁的娘,经常饿着肚子,光着脚丫跑上十几里地,去姨姥姥家喝上一顿野菜糊糊。姨姥姥家孩子众多,经常用异样的眼神瞧着娘,厌烦娘抢了他们的吃食。每每此,姨姥姥总是呵斥自己家的儿女,把娘搂在怀里,说:“没娘的孩子是小草,我这姨娘就是娘,你们以后就是一样的姐妹,谁也不许欺负她!”缘于姨姥姥的言传身教,姨姥姥家的几个姨都待娘为亲姊妹,有什么事都不落下娘,让娘在那个多灾多难的岁月里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。以至于后来,娘出嫁了,家境不好,每当需要借钱度日时,都是首当其冲的想起姨姥姥一家,每次娘开口时,不管是姨姥姥家里如何困难,没多有少的,从来没让娘为过难,每每提及此,娘眼睛里总是泛着感激的泪花,让娘一生波折、苦难有了可以依靠的港湾。
  
  自大学毕业十几年至今,我一直忙忙碌碌的在外地生活,每每过年回家,都是匆匆忙忙,从来没有去过姨姥姥家看望她。每年春节虽然都回家,每次回家虽然都会念叨着去看往她,但每次都是限于念叨,每次都留下遗撼。今年过年回家,娘又提及,我狠狠心抛下大小儿子,拉上老娘,急匆匆地去姨姥姥家。当时的姨姥姥的开心的不得了,拉着我的手不肯放,念叨着十几年没见三妮了,想呢。还问我孩子怎么样,过得可好?激动的我泪眼涟涟,硬是塞给她老人家几百块钱,以弥补我多年不见的愧疚。姨姥姥当时还很是神清气爽,冲着我娘直笑,说:“老王,你也熬出来了,值了!”
  
  姨姥姥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,怎么时隔数月,一个春天还没彻底过完,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姨姥姥健康高寿是所有人的心愿,怎么张罗着的九十大寿还没来得及过,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
  
  终于不忍挂念,给娘打了电话,问她怎么样,尽管娘很是伤心,但还是想得开,用她特有的温柔说道:“人生老病死再所难免,活到八九十岁已是岁月延绵,走就走了吧,走了是福,要不儿女都忙,都很挂念,年纪大了,不中用了,走了是福啊。”
  
  挂了电话,虽是伤心,但似有所悟,能在儿女都已成家立业,相继当上爷爷奶奶的年纪,没受什么罪的情况下自然逝去,或许是姨姥姥慈爱一生修来的福气吧。
  
  但愿在天国的姨姥姥能牵着姨姥爷的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永不分离!
  
  
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