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美男子弥子瑕曾经很受卫灵公宠爱

 一个失婚的女子向我倾诉。隔着屏幕,对着那一堆堆的问号,我感受到浓浓的怨气:“为什么?为什么是这样?我哪里不好?”
  
  没有,亲爱的,你很好。可是,好不好,跟爱不爱,没有必然的联系。于凤至不好么?张学良有敬无爱。张幼仪不好么,徐志摩情分全无。
  
  汉成帝妃班婕妤,名门闺秀,幽雅贤德。成帝初年入宫,因美而贤,深获隆宠。一次,成帝想与她同辇出游,她言道:“贤君皆有名臣在侧,三代末主乃有嬖女。”退而不敢同辇,后人称为“却辇之德”。那时,君王爱恋正浓,因赞她贤,不动声色宠冠六宫。
  
  可是,有一天,她来了!轻如飞燕的她带着她的妹妹赵合德一起来了。班婕妤的宫名仍为长信,可此后的长信宫,孤灯映壁,房深风冷。
  
  她不好么?她是樊姬,可夫君绝不是楚庄王;她是钟无艳,可夫君却无齐宣王一鸣惊人的志向;她是长孙后,可成帝却无意于创造贞观气象。她好与不好,都不再是他心头的朱砂痣。
  
  夜翻《韩非子·说难》,被一则故事深深震撼。(忽然发现这例子有点弯),当时卫国有一条法律,谁私自坐了国君的马车,就要被砍去双脚。更深露重的夜晚,有人跑来告诉报告弥子瑕,说他母亲得了重病,弥子瑕假传命令,驾着国君的车子出宫探母。卫灵公知道后夸奖他:“真是孝顺啊!为了母亲,忘却了膑脚的刑罚。”
  
  又有一天,弥子瑕与卫灵公在果园中游玩,吃到一个桃子,觉得很甜,把没舍得吃完的桃子送给卫灵公吃。卫灵公说:“真是爱我啊,忘了桃子的甜美,拿来给寡人吃。”
  
  后来弥子瑕年老色衰失了宠,卫灵公治罪于他:“这个人曾经假传命令驾驶我的车子,又给我吃剩下的桃子。”因而,既欺君,又曾不敬。弥子瑕的行为没有改变,为什么以前被称赞后来却获罪呢?因为卫灵公的爱没有了。
  
  人生怎能如初见?故人本来心易变。
  
  人间弹指芳菲暮。恩爱,浓情,如同冬日里渐渐短促的天光,越走越快,直至消亡。
  
  不爱时,呼吸都是错。撒娇就是作,情调就是装,可爱就是幼稚,贤良就是无趣,想念就是打扰,关心就是负担,吃醋就是小心眼……
  
  有人的爱变成了亲情。你为他准备好冬棉夏单,为他洗手做热饭,为他夜归时留一盏昏黄的温暖……他为生病的你端来热水与药片,对劳累的你摸摸头、拍拍肩,给烦躁的你温和包容的笑脸……这样的爱,不仅一人惜,且要两人守。淡淡的,如一场轻轻的风,吹面不寒。可是,却是人生里最美的温暖。
  
  有人的爱变成了废墟。他来,你把城门打开,一城繁花为他开,带着所有的甜蜜、柔情和怜爱,为他掸去身上的尘埃,卸去满身的倦怠。他去,你将城门深深锁,满城萧瑟落尘埃,守着窗儿看斜月,夜凉如水冷玉阶。有人的心田,只能耕种一次,从此,便荒芜了,寸草不生。
  
  有人的爱变成了仇恨。每每看那出《铡美案》,都心有戚戚焉。十年寒窗,一朝得中,正是翩翩少年郎。陈世美爱江山,也爱美人,爱那前程花似锦,爱那手里的动人乾坤。秦香莲先是哭哭啼啼求,再是步步紧逼告。其实,拿了银子养儿女,放了他得了。过了期的爱情是吐出的甘蔗渣子,再咀嚼又有什么滋味?可秦香莲哗啦啦风卷残云,恶狠狠没有余地,咔嚓嚓片甲不留——我宁愿你死!当然了,这有一种天崩地裂的快意,如果爱死了,婚姻还继续着,是另一种悲哀,比秦香莲还悲哀。可是,以后的漫长日子里,她不悔么?不心疼么?不痛么?到底,曾是自己的夫,亦是儿女的父啊!
  
  有人把错爱变成人生的转折。最初,大家都如卓文君般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”,可很少有卓文君“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”的清爽,更少有人有卓文君般“努力加餐勿念妾”的委婉善良。亲爱的,别再为不值得的人掉眼泪,让自己变得更好吧。这样,于你无损,于人无伤。人心会变,爱会老去,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是靠不住的。一个人若失去自我,没有做自己的资本,就会始终被动,坐以待毙。努力做好自己,没有辜负自己,其实已经足够。
  
  爱是一池碧水,一榭春花,一陌杨柳,一窗月光,当它干涸、萎谢、褪色、消失,便温柔谢幕,优雅转身。把生活收拾得妥妥帖帖,把自己打造得光华四射,把错爱当成柳暗花明的转折。
  
  [后记:写好以后,觉得有点悲观。坏了,这样写是不是荼毒了我空间里的学生们?吓着他(她)们?我空间里大多是年轻人呢(现在或曾经的学生)。
  
  孩子们,爱情很美,很好,很甜。即便有一天爱会枯萎,因为曾经的美,也无悔。
  
  没有爱情,要相信爱情,打造好自己,以便迎接将来那个让你精神明亮的人;有了爱情,拥抱爱情,经营好爱情,感受美好、甜蜜和温暖;丢了爱情,可以伤心,不可以绝望,可以痛苦,不可以自弃,努力做好你自己,创造属于自己的灿烂。]
  


下一篇:时间或许会把你雕刻成招蜂引蝶的登徒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