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那些在崇祯面前哭穷的铁公鸡们

 
  夜读,翻到韩非子的“三虱争彘”的故事:三只寄生在猪身上的虱子争得面红耳赤,另一只虱子经过那里,问它们:“你们在争辩什么呢?”三只虱子答:“我们在争那猪身上的肥肉部位。”那只路过的虱子提醒他们说:“眼看腊祭就要到来,人们将会把猪杀了,并用茅草烧烤,你们不担心这个,还担心什么呢?”
  
  笑过之后,不禁沉思。先秦诸子中,韩非子是对人性最没有信心的。他的体察也是细致而深刻的,思考是深邃而冷峻的,对人性劣根的讥讽甚至是让当世某些人面红耳赤的。想想也是,没落的贵族,又因同窗好友的嫉妒构陷而囚于秦,冷眼看尽,炎凉看尽,悲欢看尽,人性的丑陋看尽。
  
  惊悉某单位几个人为了争个二把手的位子,一个告发了另一个;某个人如何用钱摆平了抓住自己把柄的人。一个好好的单位每况愈下,地位不保,重要位置上的人竟然还在内斗内耗?
  
  一群虱子!
  
  想起明末。崇祯十七年三月丁未,李自成攻陷北京,崇祯皇帝自杀,大明覆灭。
  
  在最后的日子里,崇祯曾为挽救江山社稷做最后的努力,他放下皇帝之尊,去哀求大臣和皇亲捐款,给守卫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,可是,皇亲国戚一毛不拔,满朝文武装疯卖傻!
  
  太监徐高奉命劝捐,周奎百般耍赖,气得徐高拂袖而起:“老皇亲如此鄙吝,大势去矣,广蓄多产何益?!”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国家没了,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
  
  果不其然,闯王进京,在闯军的酷刑面前,纷纷交出了惊人的财富。当时,京城之中,棍杖狂飞,炮烙挑筋,挖眼割肠,到处是明朝官员的惨嚎之声……
  
  那个“肥虱子”国丈周奎,当初哭着喊着只肯掏出一万银子的守财奴,禁不住严刑拷打,被闯军抄出了无数奇珍异宝,拉了几十车,据说现银足足53万两之多!
  
  一群虱子!
  
 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相同的剧目总在生活或政治的舞台上周而复始地重演。
  
  
 


下一篇:对这个世界的热爱是你们共同的精神方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