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西藏大白菜产销有限公司
加入收藏

文章

对这个世界的热爱是你们共同的精神方言

 
  或恐是同乡
  
  夜晚,备课。再次读到崔颢那首具有民歌风味的诗:“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。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”
  
  课堂上,讲到诗歌语言风格,把此诗作为“明白如话”的典例。学生笑说:“好大胆的女子呀!”
  
  的确,有着因爱慕产生的大胆。我想,久处他乡,遇到熟悉的乡音,也有亲切与惊喜吧。想来那女子听对面船上风流倜傥的男子谈笑风生,听出了乡音,否则,也不会冒然相问“或恐是同乡”。
  
  其实,漫长的人生旅途何尝不是如此,最想遇到的,还是精神同乡,有着共同的精神方言,有着共同的灵魂山水,有着共同的江海漂泊、风尘零落……
  
  匆忙人海,人与人有差异,心与心有隔膜,你有你的深流,我有我的浅滩。若没有共同的精神语言,常常等于鸡同鸭讲、琴对牛弹。
  
  我说我喜欢妙玉的高标出尘,觉得她对美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追求,她取梅花雪,窖藏,经岁月酿制,取出烹茶;你说,那有多少细菌啊!我想说一说李商隐的朦胧多义,你只能给我讲你家的猪下了几只崽。犹记一文友在书中提及一事:她小学时有一同学叫“殿娥”,文友便称她为“宫娥”,对方不依不饶:“你是母鹅!”
  
  如此焚琴煮鹤、杀尽风景,谈话无以为继。
  
  画家黄永玉同他的表叔沈从文聊天时说:“三月间杏花开了,下点毛毛雨,白天晚上,远近都是杜鹃叫,哪儿都不想去了……总想邀一些好朋友远远地来看杏花,听杜鹃叫。”他问表叔,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?沈从文答:“懂了就值了。”
  
  对三月美景的热爱,是此刻他们共同的精神方言。你看到早春花苞乍现,我望到河岸柳丝如烟,那份惊喜,那份对美的敏感,是我们共同的精神方言;你爱唐诗,她爱宋词,你是唐诗中一朵呢喃的桃花,她是宋词中一束淡雅的幽兰,文学,是你们共同的精神方言;他言辞犀利,指摘时弊,你语调温婉,传递温暖,所以,他抨击丑,你弘扬善……
  对这个世界的热爱是你们共同的精神方言
  可是,精神同乡如同林间灵芝、天山雪莲,可遇不可求。有些人暂时走得很近,亦有一定的精神方言,却因灵魂山水不同,花开花落,缘聚缘散。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,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。枳只能和枳,成为同乡!
  
  丰子恺和李叔同是精神同乡,他们共同的灵魂山水是悲悯。他们曾有一个约定:一个写,一个画,画一套护生画集。后来,李叔同仙逝,丰子恺一直坚持画,直到生命终了。
  
  想起张大千和徐永鹃。当日军空袭的警报声变作锣鼓声、鞭炮声,变作欢庆抗战胜利的欢呼声。画室里,徐永鹃给张大千在画案上铺开宣纸,并为之捧砚。张大千以浓笔泼墨,画了一幅《红荷图》,笔法舒张,荷叶卷如惊涛,莲梗挺拔,芙蓉怒放,满纸豪情。
  
  张大千:“怎么样?”
  
  徐永鹃:“好!”
  
  张大千:“怎么个好?”
  
  徐永鹃:“你把抗战胜利万民欢腾的气氛画出来了,你把自己喜极欲狂的心情画出来了,所以你画的荷花是喜的荷花,是笑的荷花。”
  
  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同乡,画丹青千幅、写美文万篇又有什么意趣?可是,如果没有他们共同躲避空袭的苦难时日,又怎能读懂这种“漫卷丹青喜欲狂”的情怀?如果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,又怎能读懂另一个灵魂的苦痛?如果没有经历过屋漏船破的人生旅途,又怎能读懂另一个人的江海飘零?如果没有遭遇雪辱霜欺,又怎能读懂另一个人的一蓑烟雨?
  
  比如坚强努力后的辛酸;才能读懂对方的悲欢,比如谈笑风生后的隐瞒。
  
  这份懂得,如同风懂得云的忧伤,云懂得月的寂寞,月懂得水的爱意,水懂得花的心事,心懂得泪的疼痛。
  
  人生,那么凉,那么长,我们需要这样的精神同乡。有了精神同乡,留在眼角的热泪有人疼,压在心中的郁闷有人听,扛在肩上的压力有人懂;有了精神同乡,就有了心灵的陪伴,灵魂的相依,精神的取暖。
  
  
 


下一篇:外甥书读的并不太好,也不及他姐姐优秀